怒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琅琊榜】病(小说)

2019/09/14 来源:怒江信息港

导读

有时我会经常地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对于我自身,我到底有困惑还是没有困惑。虽然有许多时候,我是说有许多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很透彻,具体来说

有时我会经常地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对于我自身,我到底有困惑还是没有困惑。虽然有许多时候,我是说有许多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很透彻,具体来说,就是生活过得轻松自在,没有过多想法束缚着自己,也不会轻易地失眠,与周遭人相处得也非常融洽,与同事关系良好,深得上司喜爱,在公司自家办的报纸上又发表了文章(对于公司的这类小报,我的文章基本上期期上印),同事对我的印象颇佳,与父母的关系也很好,父母虽在家中,却亦会对我很是放心。然而,我却得了一种病,每过那么一段时间,我似乎又总会陷入到一种莫名其妙的自我困境当中,怎么也走不出来。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有些不可控,它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就侵入到了我的生活当中,至于什么时候侵入进我的身体里来的,却也是不得而知了。但是,一旦你发现它的时候,往往那个时候已经不可控了。那股情绪如果不以某种形式发泄出来的话,它似乎永远不会消失。就如同一个幽灵一般的,牢牢死死的骑在你的肩头。
所以,在我发病的那个时间段里,你千万别理我,或者说别惹我,因为我不知道我下一刻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也许是对你不理不睬的沉默,亦或者是一些你听不懂的带刺的话语;又或者是一顿谩骂,而如果碰上脾气暴躁一点的,动手打架却也会难以避免的了。那个时候,打架我可是不要命的。
当然,这样的情绪并非常常会有,但是它却是确确实实地存在,并且每年总会有那么一些日子。那些日子里,我简直不可理喻,任何一点小事可能都会引起我的不满,他人的任何一句话我都可能会将它与我联系起来。我晚上睡不着,我想着这件事情他们可能是针对我的。他们的这句话那句话是在看不起我,或是在污蔑我,我辗转在床上,控制不住自己。我的脑袋在沸腾,感觉脑袋里的脑髓有如大海里的海水一般,在十二级的台风下,在我的脑袋里的那个海洋里冲击着,膨胀着,我感觉我的脑袋要爆裂。我感觉到自己仿佛被某种东西在吞噬,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我知道那个地方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次开始意识到自己有这样一种病是在读高中的时候,高中的时候我在学校的成绩算是名列前茅。虽然我生活方面(也就是指我的情商不高)不是很好,可我依旧是老师的宠儿,学校的学生,村里邻居们眼中好孩子的榜样。按理说,我应该是很幸福的,可是每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却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生病”,一旦“生病”了,我就不想理人。无论你如何对我,我就是不想理你。无论是想安慰我也好,还是想真心帮助我也罢,我都看不到,听不见。仿佛身边的一切东西都无法很好地进入到我的世界,亦或者说是我在自己的身边构筑一个无形的防护栏,抵挡着外边的一切东西进入我的身体。不过,用不了多久,我的情绪又会回归自然,又一如既往的温和,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是同学严重的佼佼者。
先不说我的病因,单说我的病情的复原就是很奇怪,有时感觉自己似乎都无法支撑住的时候,经过一个晚上的失眠之后,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却突然头脑清醒得很,发现自己的“病”好了,没事了。阳光从窗户暖洋洋的照进来,有凉凉的晨风吹进来,小鸟儿也在树枝上欢快的叫着,我又开开心心的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上学去了。
母亲也很是诧异,她将我需要带到学校去的饭盒递给我,叫我一路上小心点,但依旧还是一脸的疑问。而在我第二年再发病的时候,母亲硬是带着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医院在询问了我一大堆的问题之后又对我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还是找不出病因,他说我的脑部检查完全没有问题。而对我进行精神方面的鉴定,甚至认为我比一般人的精神状态还要。医生跟母亲说,的可能是我的学习压力过大造成的。当然,自己的孩子没有问题,母亲自然是高兴了,而关于医生说可能是我的学习压力过大而造成了我的发病,母亲却也没有太当回事了。她总说,一个人活着,如果没有一点压力,那么这个人要么是个傻子,要么这个人就是与这个世界完全没有关系了。
而尔后,在我再次“发病”的时候,父母也就会任由着我了,只要是不太过分,父母是不会对我发脾气的了,也不会太多的去管我了。后来我也学会一些自我控制的方法,当然,想从根本上断除是不可能的。于是,每年只要我“发病”的时候我就会尽量使得自己一个人独处,尽量地少与人打交道,除非一些逼不得已的事情。在家里,大多数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在学校里我就将自己的头埋在书本里。整天坐在教室,不想出去,也不想与人说话。除了中午去食堂以及上厕所的时间,其他的时间,我一动不动的坐在书桌前,将头埋在书本里。这样,倒也相安无事的过完了我的读书生涯。
迄今为止,我依然不知道我发病的原因,我总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发病,它总是在突如其来的便爆发了,发病的时候无法控制,在痛苦的海洋中挣扎几天之后,病又会好了。病好了,头脑清醒的时候,那时才切身地体会明白,其实在我发病的时候,病毒已经在我的身体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已经到了不得不病发的程度,只是我始终都无法知道它何时会发病,它何时会来。
读书的时候,医生跟母亲说我是因为读书的压力过大,这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借口,然而,在毕业之后似乎就再也无法将其当成借口了罢。前一段时间,我的病又爆发了,这次爆发得比较严重,但是我依然还是找不到我那病的病根在哪儿。我只知道,我的状态不对,我必须要发一次“病”,否则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首先是跟我的女友,我想我的女友也是发病了。因为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道,跟你谈恋爱真没意思,做你的女友真是无聊,你只不过是看着自己年龄大了想结婚了,而与我保持着这样一段不痛不痒的关系。如果是在以前,我会低声下气的安慰她,饱含着内疚之心动情地跟她说对不起,是我没做好,让你受委屈了。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尽管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工作,尽量节省,而对她则尽量大方。也想着好好为未来作打算,我想过要在那座城市买一套房子。可是我的钱包却始终都不够,但是我却一直都在为着这个目标在努力工作着。然而,这次她却是在我发病时候说的这些话。我内心的那些情绪开始奔涌,我没有说安慰她的话,而是对她保持了沉默,我不想理她。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开始失眠,我似乎感觉之前所有浪漫都是虚假的,亦开始怀疑起她对我的感情。总之,那些怀疑与不满犹如癌细胞分裂了一般不可控制,那些东西开始占据我的脑袋,并且很快就全部攻下了。第二天,我便给她回话了,我说你活在一个不现实的自我世界里(其实我自己何尝不是?),你的感情很自私,你对我没有动过真感情,你只有对那个人才动过真感情(不应该的旧事重提)。我把我平时想说不敢说,甚至是没有想到过的话都一股脑儿地泼给女友了(或许以后要改口了),结果是可想而知了。
但是我的病还没有好,我的病这次似乎更加严重了,它发起来病越来越剧烈,也越来越难以控制了,时间也越来越持久了。接着,我与我的上司吵架了。我们两个在一起管理一个小分厂,之前几乎从来没有过争吵。可是在与他吵架的前一日,我与总部那边一位比较好的同事聊天时,无意中说起了,上司前段时间回去总部那边开会时对我评价。他说我的上司在会议上,当着他们面说我在这边的表现极差,工作态度恶劣,总之是很难听!我到时就气急败坏了,随口丢了几句国骂。同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很快便找借口挂断了电话。
晚上,我躺在床上又是辗转难眠,说真的,我很少有着这样连续着失眠的情况了。我想起了上司前几日从总部开完会在我面前兴冲冲地对我说,总部那边的老总很看好你哦,公司可能又要扩大业务了,到时我们再开分厂的话,你可就是不二人选哦。想着,我突然之间仿佛跌入到了深渊,我闻到了一股虚伪与做作的味道。
紧接着,我又开始想起了我们之前相处时候他说过的一些话语。我仿佛一下子看清了他的真正的面目,尽管平时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却始终无法确定,却也能很好的相处下来。然而,这次,却是在我生病的时候,我无法控制,我无法忍受了。
第二日,在办公室里,上司又开始在跟我吹牛B,说着他以前的风光事迹,我则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句话也不说,当他又自我催眠着说起“我这个人呐,喜欢的就是简单。”这句话时候,我的病终于还是在这一刻爆发了,我阴阳怪气的说,“这人呐,如果两面三刀,在人前是一套,在人背后又是一套,那么这样的人呐,是永远无法简单的。”
他有些兴奋的表情突然出现了凝滞,幽幽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然,我们就争吵了起来。终在我拿出那场对话证据出来的时候,他不再说话了。他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的对我说,“要是做不了,我走。”其实,我知道他的话的意思是要我走。于是,我们持续了一个上午的争吵就这么结束了。之后,自然是谁也不愿意去搭理谁,除非一些工作上事情逼不得已才会有着简单的几句话。
下午我就自个一个人去练车了(我近报考了驾校),我骑着我那个破电动车去到练车场,电动车慢悠悠的,爬坡的时候比走路还要慢,跟个要报废的老爷车一般。来到练车场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了十几分钟了,教练说你预约的是三点,我已经帮你打卡了(我的练车卡是丢在教练车上的),也就是说已经计时了十几分钟了。说真的,要是在我没有发病的时候我会忍住了,这本身也正常嘛,我迟到了,练车准时开始,无可厚非呀!但是这次我坐在车上练车时却总是走神,我一直在纠结着这十几分钟该不该算进去。我想到了我每次练车都要给教练送一包烟,一瓶红牛,可是这也是在正常培训之外的呀,那为什么我的时间要完全按照规定的时间来,而你自己却可以不按照时间来。我的脑袋又立马开始翻腾起来了,我觉得我的病快又要爆发了,以至于教练坐在车上叫我向左打方向盘的时候我居然朝右打了,甚至在连下坡的时候差一点与另外一辆正在联系的车子撞上了。
教练对我又一阵骂骂咧咧,要是在往日我准会笑嘻嘻地给教练陪笑脸,可这次我正是在发病的时候,我侧过头望着他,我不知道我当时的眼神是怎样的,我大声地说道,“我既然是在练车就肯定是有不熟悉的地方,不然我要花钱请教练干什么?”教练看着我,没说话了。结果,那天练车,我只练了平日的一半时间教练就叫我回去了。我不服气地问道为什么。教练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今日到此为止了。算了,无所谓,我甩了甩手走了。
然而,在回去的时候,半路,电动车却又没有电了,电动车在一个上坡路的时候彻底停下来,罢工不走了。我又是送给周围的空气一阵国骂,然而却也是没有办法,一路上也不见一个修理店。于是,我只要扶着电动车回去,偏偏一路上太阳又对我投下恶毒的目光,我心中涌起了一股万马奔腾的感觉,可是我终归还是没有骂出声来。回到工厂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吃过剩菜剩饭,洗过澡之后准备休息。这时,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了。母亲老了,大前年大病了一场,前年又得了一次脑溢血,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还真的不知道她哪一天就会撒手而去。然而,她却依然还在为我这个没有成家的孩子操心着。
她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无力,她问我准备买房的事情怎么样了,问我跟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许久,我默不作声,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只是呆呆地依靠在床头,听着母亲在那边有些焦灼地问着,喂,喂,有听到吗?终于,我回答了她,我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我很好。然后便找了一个我累了,想睡觉的理由挂断了电话。虽然我很想在电话里跟母亲说我发病了,就是以前医生跟你说过的那种没有确诊出来的病,那种不知何时会来的莫名其妙的病。但是我想毕业之后一年也难得见一两次面的母亲,她肯定都已经忘记了我还会有这个病,我作罢了,我挂断了电话。
不用说,我想我这个晚上别想睡了。我想起了女友在另外一个城市里,依旧还是平静过着她的生活的表情;我想起了上司那张虚假的脸;我亦想起了教练那种有些瞧不起人的眼神;我开始唉声叹气,双手重重地拍在床铺上,又开始变得狂躁不安起来。我睡不着,望着外面的夜色发呆。窗外时不时地有车灯闪过,那些光线看起来很是诡异。那些车流声从不远处的路边传来,亦觉得很是怪异。仿佛经过了时空的扭曲,才传到了我的房间。而整个不安的农场亦仿佛要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国度,那是一个令人惶惶不安的国度。我一会儿闭上眼睛,可用不了多久我又会睁开眼睛。外边的车灯已经很少了,车流的声音也很洗漱了,外面的世界也似乎安静了下来了。我就这么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听着那些若隐若现奇怪的声音。终于,在凌晨四点左右(具体时间我真不清楚了,只能是大概估算时间了)我终于入睡了,虽然只有两个小时的睡梦,可是我却仿佛经历许多年的时光一般。我想在那段时间里,我至少转换了十几二十个的梦。那一系列的梦,仿佛在我脑袋里不停地扭转着时空一般,将我的思维扭曲得紊乱不堪。
我从一场大汗淋漓中醒来,睁开眼睛,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感觉到脑袋异样地清醒,之前在心里的所有情绪突然之间就都不见了。我不知道是何故,但是我知道那些病毒没有了,似乎在昨晚的梦里全部被杀死了。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清晨六点整,我起床,洗脸,漱口,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啊,天空是灰蒙蒙的,还有凉风,太阳今日估计不会出来了,看来今天会一个很凉爽的日子了。
我吃过早餐,又开开心心地走到办公室,我拿出一堆的单子,数据,对账。上司在对面遇到一些他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我依旧还是过去帮忙,并且还是会很热心。不知不觉,一天的工作也在忙碌中结束了。
晚上,我又给女友写信了,我写了一份长长的信,我真心诚意的给她道歉。我说我不应该生气,都是我自己没有做好,你没有一点错,错的全部是我,你生我的气是应该的,你之前的话完全正确,是我不懂你,是我不懂浪漫。女友看了信息之后开始给我回消息了,语气中缓和了不少,但是她表示要分手的决定没有改变。我说你想分手也是正确的,错的是在我,只希望你还能给我一次机会。她只是说了一句,你以为分手是随便会说的吗。我说你说的对,分手不是随便说的,但是还是拜托你再考虑一下吧。之后我们也还是聊了一些,不是很多。虽然女友依旧还是对我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气氛缓和了不少。夜里,我安然入睡了。
第二日我去学车,我依然还是递给了教练一包烟,一瓶红牛。在学车的时候,教练有时不耐烦地说说我,我依旧还是会笑呵呵地接受,不管是有理的还是没理的。总之,我的生活又回归到了正常,我又开始努力工作,提升自己,为着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着,我又开开心心地正常生活了。你们瞧,我的病又好了。不过,我依旧还是拿不准,我什么时候又会发病,我真不知道。

共 576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有时候总会因这方面那方面的事情而感到身心疲惫,进入身体的亚健康状态。生活中,总会有很多困惑缠绕着我们。本文作者通过生活感悟,以“病”为题,深刻反思了除生理疾病以外的某些“病态”现象的内涵,包括人的情绪等问题。文章语言流畅,意蕴悠远,洋洋洒洒的文字,萦回曲折,由浅入深,层层递进,有吐不尽的惆怅和烦恼流淌其中,也有人生哲理蕴含其中,体现了作者懂得生活,题目虽然命名为“病”,实则为制造开心浪漫的生活作铺垫,营造了一种与内容相适应的双重风格,给人以凝重感,故事生动感人,耐人寻味。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城主如烟】
1 楼 文友: 2016-08-29 21:51:02 构思独特,情结合理,开始给人凝重感,读到令人轻松愉悦!
2 楼 文友: 2016-08-29 21:52:12 懂得生活的人只有开心快乐,哪有病!嘻嘻!您写的时候一定偷着乐!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8- 0 17: 5:01 听信城主的一句话,写作,只要开心了就好,至于内容,嘿嘿...
 楼 文友: 2016-08-29 21:5 :01 感谢赐稿江南,江南因你更美好!
4 楼 文友: 2016-08- 0 08:51:5 这种病,其实就是在人工作学习中承受了太多压力,心里产生的那种逆志情绪。转换一种方式去排遣减压,这种情绪就会减轻或改变。比如看看美丽的风景,呼吸一下清新空气,听听舒缓的音乐,闭目养神尽量身体放松,把大脑中的杂念都放下,静静地休息几分钟,这种情绪就会渐渐消失,达到心地清明。感谢作者用这么细腻的笔触,描述了部分人心里面的那种逆志情绪,以便及时疏导,不要把这种 病 当成是真正的病。
5 楼 文友: 2016-08- 0 09:57:58 老师的大作欣赏了,感谢老师对江南的支持!敬茶!小孩健脾吃什么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哪款拉拉裤比较薄
成人拉拉裤正确用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