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蒹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怒江信息港

导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题记  (一)随缘  青山白水,幽林古刹。  “古丹寺”内岚烟袅袅,檀香四溢,远处飞鸟啾啾,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题记  (一)随缘  青山白水,幽林古刹。  “古丹寺”内岚烟袅袅,檀香四溢,远处飞鸟啾啾,林风簌簌。  白眉老和尚盘膝坐于蒲团,垂着首,双目微合,爬满皱纹的脸上毫无表情。  对面,一个青衫落拓的年轻人负手而立。他没有荣曜秋菊的颜容,亦无翩若惊鸿的气度,然那双黑瞳清亮赛雪,挟着一丝穿透人心的微芒,令人神驰。  两人不眠不休,已对峙八个时辰。自年轻人踏入的一刻起,未有人言语。因为说话就要消耗精神,体力,气势上也会落于下风。  许久,白眉老僧终于先开口:“檀越可为出家而来?”  “是。”年轻人道。  “老衲从不收徒。”  “是。”  “那为何还要来?”  “我早已回答。”  “何时?”  “方才。”  “哦?”  “佛家讲究缘法,昔日佛祖弟子迦叶拈花一笑,禅宗二祖慧可无声之答皆为顺其自然。菩提无树,明镜非台,相逢是缘,又何必多问。”  老和尚这才缓缓抬起头来,慵懒的目光似瞬间绽出了神采:“好。贫僧心一,收你为徒。赐你法名——随缘。”    (二)宿醉  冬至,泛寒。  梅花树下,落英,酒盏,璧人已醉。  两个丫鬟俏立在旁,轻唤:“小姐,醉了么?”  大小姐面色晕红,如染蔻丹,迷迷糊糊摆了摆手,喃喃道:“酒,给我酒……”  两个丫鬟见她迷醉相视一笑,缓步上前。同时,各自将手伸入怀中。  刀!两柄耀眼的弯刀!  这一刺从左右两个方向闪电而至,又是杀醉生梦死之人,所以绝难失手。  刀锋掠过,惊鸿一瞥。  一叶梅花悄然落地,死的却是丫鬟。  “慕容星。即使我不救你,你也不会被杀。别装了。”温酒的暖炉旁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少年。他抱剑而立,笑容就像这个冬天里的春风。  伏在石案上的人果然缓缓支起身子,也笑了:“那你为何多管闲事?”  少年举起酒盏中的残酒,眯眼道:“来者是客。想痛快地喝主人家的酒,便须代主人家做点事。”  慕容星叹了口气:“难怪人家说‘剑痴’温子云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酒鬼,今天算是信了。”  温子云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道:“不,说到又爱又恨,谁及得上你这武林世家的千金。聪明伶俐,人又生得美。愿意为你死的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慕容星眼波流动,柔声道:“那你算不算这八百中的一个?”  温子云哈哈大笑:“我还不想死。”  慕容星道:“那你想怎么样?”  温子云正色道:“我是替一个人来保护你的。神木宫的人近对你动手多次都失败了,但他还是不放心。”  慕容星闻言忽然怔住,竟全身颤抖起来:“他……你说的是他。不,不要!谁要他保护!”  温子云没想到一向镇定如她也有如此失态之时,心中惊疑:他与她究竟有何渊源?  正愣时,却见慕容星似失神般嗫喏道:“他不是出家了么,不是四大皆空了么。不是说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么。那,那为何还要叫人来假惺惺保护我……”说着说着,眼眶渐渐湿润,转身向梅花林深处走去。  倩影流光,在这落樱纷飞的深冬里似一支婉转清丽的歌。  温子云目送她离开,淡笑举杯,烈酒下肚。  酒盏依旧温热,酒也是上好的竹叶青。可为何会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决定宿醉。    (三)神木宫  极北一大片白森林里,一座巍峨高大的宫殿拔地而起。这座宫殿的外形构造很奇特,左右两边共四棵立柱皆由松木所制,且保留着原始的根茎叶。而每两棵立柱之间相隔百里,以致在树梢远眺而去,目尤不能及。但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能瞧见宫殿中间隽秀的三个字:神木宫。  宫内一个身着蓝衣,头戴玉冠的中年美女卓然坐在大殿高处的寒椅上。她身形挺直,双峰傲立,一举一动是那么完美优雅,浑身散发出之气。殿下百来个女子规规矩矩列为两排,低眉垂目。  她身旁站着两个少女。左边的少女凤眼红衫,额头有条明显的疤痕,但瑕不掩瑜,瞧着仍是娇俏动人。右边一个蒙着白纱的紫衣少女,双瞳剪水,却似含着落花般的幽柔,右手搭在左手背上,宫绦自两条雪白的藕臂中流水般垂下,远观去就如水墨画里的人儿。  “紫陌。本宫素知你足不出户却能知天下事。大战在即,你对当今武林大势有何看法?”蓝衣的中年美女朝身旁的紫衣少女望去。  “宫主。”紫陌敛裾一福,淡淡道,“当今武林三分,东南慕容山庄,西蜀弄月教和我们漠北神木宫三大势力这些年为争霸武林常年血战。如今表面上慕容山庄庄主离奇死亡实力大减,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继位的慕容星也非善徒,故不可小觑。”  她正要往下说,忽闻一人插嘴道:“慕容出丧,正是剿灭它的大好时机。我看你不是胆小怕事之人,恐怕还是为了慕容山庄出家的大公子吧。”说话的人正是神木宫主左侧凤眼红杉的女子。  紫陌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没有再接着说话。  这时神木宫主长袖一挥,轻叱:“红尘,前事再也休提。紫陌继续说。”红尘咬了咬牙,斜了紫陌一眼,不敢再说。  紫陌的目光仍是那么幽柔,仰望大殿上空,轻声道:“至于弄月教,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实力隐而不发,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们教里的人长什么样,知道的大多死了。但教主尹天却喜黄老之术,据说几个月前远渡仙山寻药,如今教务都交由其义子花弄影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法王管理,可谓群龙无首。”  神木宫主摇头道:“可惜现今仍不能发兵。”  紫陌点头:“是。此时正如东汉末年的三国,咱们曹魏,他们蜀吴。他们合纵连横,我们若倾力攻打任何一处,必会连番受挫。”  神木宫主道:“可有良策破敌?”  紫陌道:“我有两计,用一可安天下。”  红尘听她那么说,暗中“呸”了一声。神木宫主眼光锐利,斜睨了她一眼。  紫陌却似什么都没瞧见,接着道:“一是休养生息,待十年之后神木宫实力必能以一敌二,到时分兵两路,即可一举歼灭。”  神木宫主起身,抚着微白的鬓发叹道:“不。本宫的梦想就是如武皇帝一般,以女子之身君临天下,令天下女子不必栖身在臭男人之下,须得要越快越好!”  紫陌道:“那么只有第二种了。由我去找随缘和尚,让他出面停止慕容山庄一切活动。随后宫主亲率宫中弟子杀至弄月教总坛。”  此言一出,本来一片宁静的宫中顿时泛起了几丝嘈杂。红尘更是立道:“你纵是随缘和尚的情人,那也是过去之事。再说人已出家,怎么会再出面执掌慕容山庄?又怎么会听你的不去救援弄月教?”  “他会听我的。”紫陌的语气仍是那么波澜不惊。话毕静静地凝视着神木宫主。  神木宫主沉默。半晌,终于缓缓道:“好。红尘与你同去。”  红尘讶得快跳起来:“宫主,执行任务我从不和她合作的……。”  神木宫主冷着脸:“这是命令。”拂袖而去。  紫陌幽柔的目光朝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痴痴守了半刻,随即一步步向宫外走去。耳畔是红尘在后面尖声叫嚷:“等等我,清高给谁看呢!”    (四)梅花落  “温子云,你为何愿冒死护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他是你朋友?”  “不是。”  “那你为何要答应他。”  “因为我要杀他。”  “嗯?”  “我要堂堂正正打赢他,只能和他决斗。”  “他不随便和人决斗的。”  “是。所以他开出条件,要慕容星三个月内安然无恙。”  “唔……也就是说三个月内我活着,你两就必须死一个。”  半晌沉默。  慕容山庄的花园里梅花盛放,暗香像情人的呼吸,温柔地依偎在山庄的空气中。一座座琼楼玉宇鳞次栉比,不时有漂亮的丫鬟谈笑着穿行而过,如蝴蝶穿丛,美不胜收。  慕容星伏在石案上,案上依然和往日一样摆满琼浆玉露。  温子云坐在一侧,看着她一杯一杯地饮,笑问:“没见过女孩子家像你那么爱喝酒的。两个月了,你已喝光了一般酒鬼一年要喝的酒。”  慕容星双颊微红,呸了一声:“若非你也是好酒鬼,我才不会留你到现在。”  温子云道:“既然你已留我到现在,那我们就是朋友。”  慕容星红着脸,轻声道:“或许。”  温子云看着她微醉的表情,好奇道:“我一直想问,男人喝酒是为了壮胆,女人喝酒是为了什么?”  慕容星吃吃答道:“为了给男人机会呀。”  温子云苦笑:“那么你给的机会实在不少。”举起酒杯,灌了个满怀。  慕容星瞧他有趣,也随着啜了一口酒杯。或是喝的太多了,衣袖掠过之处,一不小心将酒盏打翻。酒洒落在她雪白的衣衫上,淡淡的酒气瞬间融入了梅香。  温子云见状起身,失笑:“我替你拿布去。免得你待会儿烂醉时又泼得我满身都是。”转身欲走,却被一只细腻温润的小手抓住了手腕。  温子云愣住。  慕容星趴在案上,幽幽道:“不要走好么。哥哥和爹爹都走了,你若也离开,那么我,我只好也随你走……”说着说着握着他的手一下子耷拉下来,头也埋进了臂弯之中,竟是睡着了。  温子云这才松了口气:“大小姐,你可吓死我了。”话说间把自己身上的鹅毛大氅脱下覆在了她身上,然后将其拦腰抱起,向闺房走去。慕容星蜷缩着身子,头倚靠在温子云胸口,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像只慵懒的波斯猫。  房内炉火熊熊,劈啪作响。  温子云轻轻将她的头垫在软枕之上,又将身子摆正,蹑手蹑脚地替她褪下了沾满花瓣和雪水的短靴。  她的呼吸渐渐匀长起来,不时发出轻微的呓语。炉火照耀下,将她半边面庞勾勒出来:那轮廓竟是奇美,长长的睫毛被火光染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衣领微微后褪,露出半截修颈,莹白细腻,宛如牙雕玉琢,也被那橘黄色的灯光浸染的有着说不出的韵致。  温子云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门外。  门外斜阳残照,梅香氤氲,雪花纷纷。  他自腰间拿出长箫,一转平时嬉笑的神情,轻轻吹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遡洄从之,道阻且跻。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箫声轻柔疏淡,情思缱绻,点点滴滴地滑入了慕容星的梦乡。    (五)花弄影  新月如勾。  远处几只野马有的低头吃草,有的扬首长嘶。风声呼啸,空气中弥漫着野草特有的咸味。  白玉盘下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迎风伫立在汪汪一片草原上,嘴角挂着一抹暖人的微笑。他手执长箫,唇边溢出的曲调高旷疏远,有着八千里路云和月的磅礴。可偏偏曲声偶尔又如掬在手心的落红,薄薄的沁人心脾。  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四个身着青、白、朱、黄颜色劲装打扮的人飞驰而来。然将靠近之时,青衣汉子忽然拦住众人,沙哑的声音道:“花少在吹萧时,还是莫打扰为好。”  白衣汉子刹住了马,一双铜眼瞪得老大,不满道:“又不是教主!青龙你也太惯着花少了。玄武老弟,朱雀妹妹,你们说是不是!”  玄武结巴道:“这……白虎大哥……我,我都听你们的。”话未毕,身侧朱衣少女便已拧着他的耳朵嚷道:“你怎么老这么没出息呀?气死人了!”玄武一脸可怜,虽被弄得疼痛非常,却连一声都没敢吭。青龙瞧着他们直摇头,白虎却叉腰大笑起来。  正笑着,四人忽见一道白影自眼角一闪,飘然落在眼前。  正是他们口中的“花少”。他握箫的手移至胸前,微微哈腰:“花弄影见过青伯伯,白伯伯,玄大哥,朱姐姐。”  青龙忙扶起他:“你乃教主义子,无须向我等行礼。我们此来是想问,你以温子云的身份接近随缘和尚是否已打听出慕容家宝藏所在?”  花弄影道:“在我看来当下局势我们只能联手慕容山庄对抗神木宫而不应窃取其宝藏。所以我也没向他打听。况且如今我答应他保护慕容星,就一定要做到。”  白虎一听大怒,喝道:“若夺得那慕容家的宝藏,洒家便可与神水宫一决雌雄!花弄影你要清楚自己来此是做什么的!”  花弄影微笑不语。  朱雀连忙拽了拽白虎的衣袖,解围:“花少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稍安勿躁的好。”青龙沙哑的声音接道:“没错。花少断不会不顾弄月教的安危,白虎你就少说几句。”玄武本也想规劝,可话到嘴边又悻悻然收回。  众人难犯,白虎只能“哼”了一声,甩过头去。  就在同时间,四人眼前又是一道白光掠过,似雁渡寒潭,疾如迅雷。待反应过来,花弄影早已消失不见。然而月亮之上传来话语:四位法王放心,弄影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我料近期神木宫必有所动,烦请诸位速回本坛召集教众,准备迎战!  人已远去,余音不绝。玄武目瞪口呆:“花少他,他轻功和内力都可媲美教主了。”青龙仰首望月,摇头道:“不。恐怕已青出于蓝。” 共 1201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怎样诊断泌尿结石
昆明癫痫研究院
云南哪里治癫痫病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