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天地事麦茬风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怒江信息港

导读

麦到芒种,盆地里金黄一片,外地来的割麦机陆陆续续开始进地。  月娥是个青春貌美的靓丽村妇,凸凹有致的高挑身材,百里挑一的俊秀长相,在村里众多

麦到芒种,盆地里金黄一片,外地来的割麦机陆陆续续开始进地。  月娥是个青春貌美的靓丽村妇,凸凹有致的高挑身材,百里挑一的俊秀长相,在村里众多留守妇女中格外晃眼。  月娥朴素肯干、贤淑本分,男人打工走后,她伺候公婆,照看儿女。房子不大,拾掇得干净雅致,十几亩庄稼,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不,现如今粮价不景气,种地户都说指秋望夏不靠谱,不如撂荒斗地主。月娥却精打细算过日子,时常心疼男人出外挣钱不容易,农闲时节,她不打麻将不逛街,一撅头一撅头在河套里开垦荒地。男人在外捞一块板,她也在家里置一扇门。村里谁家公婆和儿媳拌嘴,往往都拿月娥的贤惠说事。  在排子河上游大大小小的支流中,黄龙潭很有名气。自北向南的河水,从这里打了个踅儿,折向东南而去。这一踅一折,冲刷出来一个深不见底的几亩大清潭,老辈子人称此地黄龙摆尾,隐隐蒸腾一股煞气,水里的神灵是不可亵渎的。很久以前的居民,在一河两岸修筑堤坝用于灌溉,黄龙潭从来就没有干涸过。  月娥在黄龙潭岸边开垦的这片荒地,土肥墒好,小麦穗大粒饱分外惹眼,好像给河堤系了一条金腰带。可是此处沟深坡陡,又加上隔河渡水,割麦机根本进不来地,到嘴的粮食心疼人,月娥只好过河一镰一镰收割。  这片荒地在河西,属于解放前黄龙庙遗留的废墟,原本供奉着屡次显灵呼风唤雨的黄龙爷。月娥开荒,就有老年人在背地嘀咕:这妮子勤快过了头,太岁头上动土,准没好事,要出幺蛾子的。  人老嘴臭,果然出了一件怪事。  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焦麦头天,一河两岸的留守村人都在麦地里排号等收割机,忽然河东两家地邻为地界吵翻了天。一个女人刀子嘴,专捞稠的揭短处,对方老头犟断筋,日死驴还说驴该死。高喉咙大嗓门,捣乱得四下里割麦的人伸长脖子听热闹。  锣鼓听音,月娥听出来,是堂弟媳妇儿和南院二爷在吵。月娥人缘很好,妯娌俩平常关系不错,她怕弟媳吃亏,慌忙丢了镰刀过河劝架。  这边,新来的大学生村官正在河西检查三夏生产安全隐患,着重于防火防盗防灾害事故。听见吵闹,也急急忙忙抄黄龙潭单板桥这条捷径过河“维稳”。  站得高看得远,高坡上的旁观者清。有人看见月娥和村官钻进黄龙潭芭茅从中半晌没有出来。按常理,两人心急火燎劝架,应该很快一路出来嘛!其实黄龙潭并不大,东西两岸不足一百米嘛!大热的天,钻在这密不透风的芭茅棵里,耽搁这么长时间,呵呵呵,哼哼哼,哈哈哈,哟哟哟,嘿嘿嘿……人心隔肚皮,狐心隔毛衣,平日里装的贞洁清高,临了尼姑吃了一碗狗肉,有啥子好事干?  新闻看头条,于是,人们对越界割麦的吵嘴不感兴趣,而是盯着河套芭茅棵挤眉弄眼。撒泡尿功夫,大家好像全部明白了芭茅棵里正在进行的猫腻……  好事不出门,害事传千里。不出三天,月娥的男人从南方风风火火赶回来。是夜,月娥家的大门小窗全都关死,男人手里掂根刺荆,眼睛呼呼冒火,双脚分开老婆的双腿,撸起袖子死命地抽打她的阴户。  “你妈,破烂货!老子泼死拼命,一天十几个小时爬高上低养活你,你倒好,在家给老子挣一顶绿帽子戴!”男人发起火,好比黄龙潭遇到山洪,涨水般咆哮。  月娥浑身淌血,不声不响咬紧牙,一滴眼泪也没有流。  “你妈,才出去半年,你就守不住?老子不信,快十年的感情留不住你的心!啥话和小白脸说那么长时间?你们干的什么厹事?”  “……”  “你妈,哑巴啦!承认啦!”  “我已经说过了,信不信由你!”月娥死盯着男人陌生的眼睛,自始至终只回了一句嘴。  “你妈,死鸭子嘴硬!”男人飞起一脚,踢在月娥的嘴帮子上,她吐了一口鲜血,带出两颗门牙,立时就昏了过去。  悠悠醒来,已经半夜。月娥抹一把淌血的嘴角,爬起身子,绕过大口大口抽烟的男人,打开屋门,打开院门,然后出了村子,一瘸一拐朝黄龙潭方向走。  男人掐灭香烟紧跟出来,要看她怎样去事发地证明自己的清白。  “站住!日子不过了还有心割麦?玩什么鬼日八怪!”男人大喝一声。月娥已经走到黄龙庙废墟那块荒地,捡起前天丢在地头的锋利镰刀。  “黄龙爷知道我是清白的!”她站在黄龙潭边哭叫一声,飞快的镰刀划过脖颈,月夜里,听得见深潭里一声沉闷的“噗通!”  男人的心也跟着“噗通”一声……  纪检委办公室,大学生村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捅透了窗户纸心里敞亮。月娥过河时慌张,不慎失足从单板桥跌进黄龙潭。大学生村官脚跟脚路过此处,看见有人溺水,立马跳水救人。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月娥从潭里抱上来,接下来又把昏迷不醒的月娥平放在芭茅棵里,顾不得男女有别赶紧做人工呼吸……  说出来村人就是不信,包括月娥的公公婆婆……  月娥的男人没法打工了,他接替月娥的角色,伺候父母,照看孩子……  听说后来这男人疯了,现在仍然疯疯癫癫。今年清明回乡烧纸,半夜听见从河套传出哭声,人说,月娥死后疯男人魂不守舍,经常逗留黄龙潭夜不归宿。眼见这家人没法过了,可怜的是他年老多病的父母和少不更事的一双儿女。  老辈子村人迷信,都说月娥不该在太岁头上动土。不过话又说回来,黄龙爷显灵也忒狠了些,弄得一家子家破人亡。   共 19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晚按一按教你实用前列腺保养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瞧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